香港内地保险定价大比拼:退保风险暴露业务质量隐忧 退保 隐忧_

2017-06-24 03:00

本报记者邓雄鹰上海报道 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一只蝴蝶漫不经心地扇动了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一场风暴。保险销售中一次常见的误导,此后可能需要大量消费者为之买单。 在对影响重疾险保费的几大因子进行详细测算后,普华永道中国精算服务合伙人金鹏近日得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结论:不是此前普遍认为的佣金、不是费用,也不是投资收益,而是退保率最大程度影响了内地重疾险定价高低,现金价值差异、重大疾病发生率不同则紧随其后。 金鹏说,此分析对于不同公司、不同产品,以及对不同的假设调整顺序,结果会有所不同。但他认为,该分析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即业务品质不仅影响公司利润,最终还会通过定价调整反映到保费上来。 进行这种定价比较的大背景是内地居民赴港买保险趋势日盛。8月29日,香港保险业监理处公布,上半年向内地访客发出的新保单保费达101亿港元,创历史新高。自2009年开始,内地客在香港购买保险的新单保费规模每年都超过40%的速度增长。 9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周刊曾推出香港保单专题,对香港和内地保险产品的价格、保障范围进行了详细比较。本文将着重探讨哪些因素会导致两地保险定价的差异。 退保率高低之辨 保险公司销售一张长期保单的获取成本包括业务管理费、佣金支出或手续费等。无论在香港还是内地,保险公司都需支付这些基本费用,尤其以最初的两年支出最高。 在内地,一份20年期交每年缴费1万元的保单,保险公司第一年给中介公司手续费相当于一年保费的80%-100%,即1万元左右,代理人虽然佣金率相对中介渠道低,但第一年佣金也达35%左右,第二年约20%左右,加上用工成本、费用率、销售竞赛奖励等各项支出,第一年的保单获取成本大多超过80%。 普华永道选取了香港和内地共5家大型寿险公司作为样本进行比较,希望您帮我分析一下我的病情,结果显示综合成本(佣金和费用)最低的三家公司中有两家是内地公司。 金鹏说,对比佣金成本(包含直接佣金及间接佣金),香港并没有较内地有明显的优势,甚至由于较高的首年佣金支出及较长的佣金支付期限,佣金成本要略高于内地。这说明从费用假设来看,香港保险公司并没有体现出明显的优势。不过每个公司的情况都不一样,经营管理欠佳的小型公司经营费用可能会高于香港同业。 从退保率来看,情况则反过来。普华永道选取的两地大型保险公司终身险产品进行比较,第一年内地退保率超过20%,香港略高于10%,直到第四年,两地的退保率才趋于一致。 但在保险期间的前几年,内地的退保金会明显高过香港,记者对比5份内地和香港的重疾险保单(请参考图表)发现,由于是保障型保险,两地的保险前几年的现金价值都很低。其中三份香港重疾险保单前两年的现金价值均为零,第三年现金价值也非常少。例如一份年缴保费3198美元的香港保单,第3年的现金价值为300美元,仅为所交保费的3.1%,而一份年缴保费8738元的内地保单,第一年的现金价值560元,第三年末4120元,为所交保费的15.71%。 退保率高、前期相对较高的现金价值是影响保费非常重要的原因。以内地某终身重疾险为例,通过对影响保费定价因子的敏感性分析,观察到退保率假设和现金价值的影响最为显著,这两个因素的影响可占到保费差异的三分之二左右,重疾发生率占保费差异的约三分之一,金鹏分析认为。 此分析对于不同公司、不同产品,以及对不同的假设调整顺序,结果会有所不同。但他认为,该研究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即从整体来看,重大疾病发生率、佣金高低并不一定是两地保费差距的最重要原因。业务品质不仅是影响利润,由于公司的利润率要求,业务品质最终会通过定价调整反映到保费上来。 此次没有纳入投资收益因子,金鹏称主要考虑几点:保障型重疾险对投资收益的敏感度相对有限;二是过去5年实际收益率(总投资收益/平均可投资资产)看,香港寿险公司的收益率高于内地,但投资收益具有不确定性,随着内地保险资金投资渠道放开,投资收益也在逐渐提升。 上海诺亚荣耀保险经纪公司产品开发部经理蒋芸跃也表示,影响定价的主要因素包括定价利率、发生率和费用率等,然而保单持续率、现金价值、资本金要求和公司的利润要求也会对定价产生重要影响。保险公司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和假设的设定,采用定价模型进行利润测试。保单的留存能持续给公司带来利润,如果保单退保率过高,未来没有利润来弥补早期获取保单发生的费用成本,很难通过产品利润测试。 重疾发生率为可变量 另一个广受关注的定价差异在于重大疾病发生率。 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是指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的诊断标准而确认患重大疾病的概率,主要用于重大疾病保险产品的定价和准备金评估。 蒋芸跃表示,香港和内地保险公司主要是使用再保公司提供的发生率作为定价参考,中国精算师协会2013年发布的重疾表也是参考之一。各个公司定价时会根据自身经营情况在发生率基础上进行调节。总体来看,香港的重疾发生率低于内地。 金鹏认为,香港重疾发生率明显低于内地,主要由于香港的医疗条件和诊断水平、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社会诚信体系等各个方面都要优于内地平均水平。随着香港和内地交流的日益频繁,以及人员流动,此差异将逐渐缩小,但是一定时期内仍将继续存在。 发生率的不同使得香港保单可以以更低的价格提供范围更广的病种保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两地两份保单后发现,该香港保单可以承保53种严重疾病、2种非严重疾病、1种早期危疾及女性原位癌,该内地保单承保责任则包含8种第一类重大疾病和34种第二类重大疾病,总42种。 但这种疾病发生率差异并非一成不变,由于两地生活环境的差异,对一些病种的覆盖也存在区别。例如早期甲状腺肿瘤(TNM评级为T1N0M0或以下级别)纳入了除外范围,玉琳路街道召开2017年文化民生工程推进会_大观区玉琳路街道办事。事实上近两年来甲状腺肿瘤发病率越来越高,并不鲜见。 随着赴港购买保险的内地居民增多,香港地区的重疾发生率极有可能有所变动。在香港公司的保单中,通常会有一句话即此基本保单制保费率并非保证不变,我们保留不时检讨保费率之权利,即意味着如果赔付率升高,保险公司可能会根据情况提高缴费费率。 香港公司很少调整费率,但不能排除以后不会调整。金鹏同时认为,随着内地发达城市的医疗水平上升,疾病提前检出率提高,重大疾病发生率也会出现变化,以韩国和台湾地区重疾险巨亏的实例来看,保险公司需密切关注市场变化。 关注五大风险 金鹏分析认为,总体而言,内地保险还处在发展阶段,香港保险业已经走过了发展阶段,现在处于完全竞争阶段。内地从经营理念、销售流程上仍处于初级阶段,消费者对保险认识不深和销售误导问题,一些保险没有以正确的方式卖给最需要和最合适的人,引发较高比例的退保。 退保率管理其实是经营效率和经营品质的体现,整体保险经营和消费环境的不成熟,结果会是整个行业和消费者来承担。他认为,从全局上来审视内地保险经营环境和发展模式,狠抓业务品质有将利于内地保险市场健康发展。 由于香港和内地交流的日益频繁,以及大量专业中介机构的兴起,为赴港买保险进一步提供了便利,内地访客赴港购买保险还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 对于内地居民到香港购买保险,金鹏警示需关注五大风险,首先汇率风险。香港保单多以美元或港币计价,在人民币升值的大背景下,买入美元或港币资产意味着价值缩水可能性增加。 记者查询2014年10月23日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23日100港元可以兑换的人民币是79.235元,4年前即2010年的10月22日,100港元可以兑换的人民币是85.984元。4年间人民币对港元已经升值8.52%。 其次是市场风险。香港保险面对全球进行投资,投资渠道多,限制较少,但在获取高额回报的同时也面临巨额亏损的可能性;此外,一旦发生理赔纠纷,投保人需要亲赴香港进行诉讼,PS3《战极姬5 斩断战涡的霸王之系谱》日版游戏,在此过程中可能面临较大的时间和资金成本。 同时还须防范购买到地下保单,香港寿险产品一般前期现金价值为零或者很低,如果退保可拿回的部分很少。违约风险也应引起重视,当目标保险公司出现问题面临破产清算时,内地保险业由于保险保障基金的存在,可以很大程度上保护投保人的利益,而香港保险业则存在巨额损失的可能性。(编辑赵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