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是通过微博

2016-12-27 13:16

薛之谦:过气艺人,开玩笑的,迈克尔·杰克逊。

薛之谦:过气。

可当薛之谦终于就这样“火”了时,他却心怀忐忑,“你已经挺红的了。”听到记者这么说,他反驳道:“我剖析过,要真正奠定不会过气的地位,必定要有三首成名曲,我现在只有两首,所以我还在尽力创作第三首。”

走红不靠炒作因为没钱炒

Q:你最胆怯/惧怕的是什么?

薛之谦:隐形。

Q:亲情、爱情、友情、事业、健康,你会如何排序?

薛之谦:给《火星情报局2》写的主题曲《火星人来过》。这首歌跟我以往在歌曲中所凸起的爱恨分离不同,更多关注的是对天然、社会、战斗的思考。盼望大家不要只拿耳机听它,看一下歌词吧!就是我莫大的幸运。

薛之谦:三级片露两点。

Q: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薛之谦:都很喜欢啊,张艺兴啊、吴亦凡、鹿晗,我都很喜欢。

薛之谦:祝他(她)发育胜利。

嘴上说着“有钱赚就行”,在薛之谦心里写段子也是要讲准则的,“现在许多人找我,我都会很用心肠写,全体都是原创。但我写完别人就不能改了,你要么就要,要么我就退钱,我也不会像很多人似的,别人不满意也就这么发了,把钱先收了再说。我不会,你不满足就把钱退你,只挣该挣的钱。还有那些让我发图的,也都不接,别人老说我有弊病,这么好赚的钱不赚?然而我就是这样,必需要原创,必需要带着段子。我拿微博当成事业经营,而且微博算是我挣钱的一个主力。”

薛之谦:我当前还会不会过气。

薛之谦:有,一直在谋划,明年开。

别看薛之谦把什么都和钱挂钩,但他却说赚钱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养音乐。他一直想拍一个像大片一样的MV,“一千万多少百万的那种,但临时不行,因为太贵了。以前有个导演,跟我说他能后期做得特别厉害,后面都是海,我沉入到海底,然后飞到天空,翅膀裂开。我当时觉得太牛了,他要多少钱我就给了多少钱。拍摄那天我也很开心,去了现场,就一块绿布棚子,丢了一块鞋盒子那么大小的石头,说这就是假山,让我站上面唱。后期基础上就是2毛钱殊效。但后来也用了,因为切实没有措施,我觉得我的歌写得很好,但是MV雷翻了。你们都能够去看看,那首歌叫《传说》。”

Q:会斟酌把自己的段子写进歌里吗?

在红了的这一年里,无论各地卫视无论大小节目,甚至在《火星情报局2》中,都能看见薛之谦的影子,当然这也是“红”的最好证实。但讲段子和做综艺,还是两码事,迫使自己把暗里里的搞怪放大到舞台,薛之谦多少会有些力不从心。但只有上台他确定会尽心努力地去做,起因很简略——“拿人钱财,替身消灾”,这是他的原话。

即便到了现在,薛之谦还是觉得自己处于一个很容易过气的阶段,“因为我红得很忽然。有一天洗完澡,刷完牙就发明我红了。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第一件‘啊,这是直播吗’(接收CCTV某节目采访时把直播当成了录播),第二件是‘biubiubiu’(做客某节目讲冷笑话),然后大家才开端接受我的音乐。”

活得没体面会很不爽

Q:你的口头禅是什么?

写歌怪癖

Q:你本性中的毛病是什么?

Q:你可以接受的,作品中最大限度的标准是什么?

Q:最近创作的一首歌是什么?

当年一首《认真的雪》成为金曲,却没能让薛之谦站稳歌坛,“写《一半》是因为离婚,写《认真的雪》是因为分别,所以我一定要把自己丢在比较苦楚的状态中,才干写出好歌,如果每天很开心,是写不出好的情歌的,知道我为什么不会复婚了吧。当然这是开玩笑啦。所以我也不想谈恋爱,因为被伤的时候就会很开心,这个心理有点反常,高晓松老师似乎也是这样,当然我不能拿别人做比较。如果你生涯得很安适,子孙满堂、父慈子孝,就不会有灵感写歌。”

薛之谦:有才干的,最好是会写词的。

薛之谦:已经在涉足影视圈。

薛之谦:狗。

但薛之谦真正把“自己红了”这件事认真,则是通过微博,“起初,那些大号转我的微博,我也纳闷,因为我没付钱,他们都很贵我也付不起,但我会关注他们,投桃报李嘛,大号也就关注了我,这样大家就成好朋友了。但是我也不会给他们拉个群发红包,发片时让他们转,因为我拉不下这个脸,所以他们转发我的歌也是被迫的。”那一阵薛之谦在不停地上热搜。“网上很多人说我和我的团队急功近利地做营销,我的团队一共就三个人,经纪人、宣传,还有一个外聘的化装师。连海蝶公司都是外养的,除了发片时他们过来给我帮忙。但就算是宣扬期,他们也不会帮我做营销,因为没有估算,当然我也不须要。我觉得任何团队规划好的炒作都是过眼云烟。所以我极力对抗炒作,我觉得就是凭本领,老子就是写歌,如果歌能红,那这就是命。”

薛之谦:我觉得作品越来越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歌。

Q:大家都说你的情歌太苦了,你有没有想换个风格?

做综艺这一年大脑已被掏空

薛之谦:我哪知道我是什么水果?橙子吧。

Q:给比你小10岁的人一句倡议,你想说什么?

Q:事实生活中什么样的女性更容易吸引你?

Q:你上一次在别人眼前哭是什么时候?自己单独一人哭又是什么时候?

这种“执拗”也体当初工作上。2005年,薛之谦加入“我型我秀”后被上腾娱乐的老总看中。当时只有23岁的他与后者签约,一签就是七年。在这期间,除了《当真的雪》使专辑大卖,而后就没有然后了,当时全部公司的艺人简直都在闹解约。“我老板一直让我唱一些特殊奇异的歌,我竭力跟他奋斗,他让我唱8元凶心的歌,我就只唱两首,剩下就是我自己写的。一直都坚持这样的状况,但我也没有想过要解约,总想着假如没有‘我型我秀’我也不晓得在哪,就还给它七年。实在旁边,我有良多的机会再起来,比方破马换家公司,或者找一个有钱的女人、比我红的女人,被她颐养,但我认为仍是要像个男人吧。养家、养老婆、养孩子都是应当的,哪怕自己苦一点。”

Q:觉得自己在翻红进程中最大的成长是什么?

也恰是因而,薛之谦一直很想本人做导演,“但不机遇。或者说刺耳一点,等我的位置稳固了,不轻易过气了。我就会静下心来去做这些始终想做的。”

薛之谦:大略7个小时。

对感情,薛之谦觉得还是“随遇而安”更好一些,“碰到比拟适合的就上,遇不到就算了。不过我现在也没时光和精神去管那些。男人嘛,也不焦急过几年再说。”他否认自己有点大男子主义,“我谈恋爱的对象有一个前提,必须穷,我不容许自己跟一个有钱的女人谈恋爱,不行。如果谁要说薛之谦不就是找了一个有钱的女友人嘛,这句话要是让我闻声了,我会疯的。”

Q:你的爱情观有跟着年纪产生变更吗?

Q:那首《一半》超好听,你是抱着什么初衷写的?

“我感激综艺,因为它让我回到了我的地位上。但综艺是需要积聚的,我这多半年根本上花得也差未几了,节目太多能感到到头脑有点动不起来了。我现在都是硬着头皮去做,再做一年肯定会发疯。之后我把所有的综艺录完,就会转去拍戏。对我来说,只有音乐是如鱼得水的,其余任何都是帮助。只要有一个赚钱的支点,不写段子、不开火锅店、服装店都无所谓。”

薛之谦:过气的时候。

Q:如果可以请到全世界任何人,你会邀请谁一起吃晚餐?

固执的巨蟹座

薛之谦:健康、亲情、恋情、友谊、事业。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有人统计,这一年薛之谦参加录制了34档综艺节目,这个数字连她经纪人都说,“多到数不清”。“没有‘南薛北张’都不好心思叫综艺节目”,成了业内的一个定律。

薛之谦:由于离婚。

薛之谦已成为综艺“小王子”

薛之谦:最不爱好腿,最喜欢胸肌。

薛之谦:不会。

巨蟹座的薛之谦,很信任星座说,“巨蟹座最大的特色就是闷骚,以及顾家,不过现在顾不上了,因为妻离子散了嘛。另外我也是很固执的,比如对音乐就很较真。当然,我觉得我对人生也是很固执的,我不许可自己活得很没面子,苦一点都没事。好比发一首歌出来,看留言大家说不好听,或者很个别,我就要疯了。”

薛之谦:我什么作风都能唱,只要好听就行。

Q:对于事业的第二春有什么感触?

Q:你最?的回想是什么?

Q:演唱会有没有打算?

Q:如果有个水晶球能告知你,你将来人生中任何一件事的谜底,你想知道什么?

提到音乐,薛之谦立马变成另外一个人,一副认真严正脸。他说,他不知在屋里“枪毙”过自己多少回,每次都逼自己,写到80分不行,写到90分也不行,写到95分终于可以了。他有一个大大的欲望,为了找到合适的形容词他想了半天:“我有一个愿望,可能有点大,就是我不想让那些应该在七线城市风行的音乐烂大巷,这是咱们做音乐人的悲痛。”

在接受采访过程中,两个词是他提及最多的,一个是“赚钱”一个是“音乐”,前者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持后者。在满负荷耗费的这一年,薛之谦绝不避讳地承认,他在“硬着头皮做综艺,再干一年一定会疯”;而为了他视之为性命的“音乐”,“可以把所有饭碗都丢了,包含他当成事业来经营的微博”。

Q:请用一种生果来形容自己。

段子不是原创给钱也不发

一如节目里的薛之谦,面对记者的他语速同样很快,“我私底下就是这样很热烈的,只有写歌的时候是缄默的。”问到为什么音乐里的薛之谦恭综艺里的薛之谦反差如斯之大,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我觉得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来关注我,觉得我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又能唱歌又能搞笑。不过对我来说,把音乐做好,才是我的底线。”

薛之谦:过气。

新颖问答

薛之谦:有。

Q:时下最火的鲜肉你最喜欢谁?

未来目的

固然承认“自己红”,但对于靠写段子翻红这件事,薛之谦既没想到,又万分感谢。“我2010年开始就在微博上写段子了,也五六年了。当时完整就是因为太闲了,没事做,也没通告。”但在成为“段子手”薛之谦后,其实很多他曾经的歌迷并不懂得,一个能写出细腻歌词与旋律的创作者,怎么到了微博上变成了一个打了鸡血的神经质。“我刚出道的时候是很忸怩的,后来发现歌手走不通,只能把自己培育成谐星了。但是,我自身应该是具备这样的气质的,所以只要能红、有钱赚就行。”

大牌给我写歌不好听一样拒

Q:如果可以领有一项超才能,你生机是什么?

被情感伤越深越有灵感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在综艺节目里多少会有点放不开,或者说有点刻意。但趁着现在红,能捞一笔是一笔。不过我是很卖命的人,其实我拿了钱,完全可以上台之后什么都不说,也不必那么亢奋,那么耀武扬威,但拿人家钱了,就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做。”很多人认为薛之谦是在开玩笑,但他是认真的,他喜欢把自己说得特别物资。

Q:你感到自己最像哪种动物?

Q:现在天天多长时间的睡眠?

Q:你最喜欢自己身材的哪个部位?最不喜欢的部位呢?

薛之谦:我没有旅行。

薛之谦:神经病啊。

不外气时想尝试做导演

薛之谦火了的另外一个表象就是,找他唱主题曲或者给他写歌愿望他能唱的人多了。“不乏一些很大牌很大牌的人找我,我听完歌,再大牌的我都会谢绝,只要它不好听。在我这只有一个尺度,就是歌要好听,如果你能让我觉得‘我天!这歌太好听了,太牛了!’我可以不要钱,免费。我必须保障我一启齿就要是金曲。”

薛之谦:有钱啦。

薛之谦:性子急。

Q:现在的你和十年前的你,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薛之谦:赚钱吧。

Q:今年下半年你说要更着重个人,是不是有影视剧方面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