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表情局促

2017-04-24 07:51

原来,在上课期间,老师还会随机点名回答问题,要是喊到谁的名字不人应答,也算缺课。晨晨说,点到名字就站起来,回答几句就算过关了。

晓得彼此身份,于是就有了话题,声音也越发大声,不一会,就被老师留神到了。

小徐看了看标题说:“这个我去年考过,当初有点忘却了。”小徐干练地拍打前排男生的后背,想知道谜底,成果连问多少人对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此时,大家才清楚,本来都是“代课族”。

她帮人“代课”是从上个学期开始的,“我是在论坛上看到有同学在找人代课,想想上一节课还能赚钱,就开端接各种代课。”小徐说,“第一次是帮一个台州女孩,上的是盘算机课,后来她给我代课费,起初我还不敢收,后来这个女孩告知我学校里就有这么一群人是专门帮人代课的。”

在教室后面倒数两排,一起坐着的,有两三个学生,都表情局促。

跟小徐同排坐的女孩叫依依,低声焦急地问小徐:“同窗,这道题怎么答复啊,我怕等会抽到我,回答不上来会穿帮。”

小徐上大三,齐刘海下戴着一副眼镜,表面灵巧。学习成就还不错的她,由于家景不好,常常做兼职赚取生涯费,她这堂课的代课费是20元。